快捷搜索:  as

非诚勿扰玩完了?真正的原因竟然在这里

当你爹妈磕着瓜子,和你在客厅看相亲节目不停傻乐呵的时候,你才明白相亲节目并没有死。

客厅的电视是维系家庭关系的纽带,一点不假。

当你爹妈磕着瓜子,和你在客厅看相亲节目不停傻乐呵的时候,你才明白相亲节目并没有死。但在互联网时代下,陌陌和探探划走了传统爱情观念,但其实当你在不停左划右划的时候,你爹妈已经在二十年前体验过通过新媒介相恋的浪潮了。

非诚勿扰玩完了?真正的原因竟然在这里

作为近些年紧随各大相亲节目潮流的我,已经深谙节目人为制造戏剧化的幕后。上网冲浪一下重拾并提取了大众对于相亲节目的符号人物,同时期类比于凤姐的就诞生了宝马女马诺和马伊咪等不计其数的话题人物。

在石破天惊的“嫁人要嫁宝马男”宣言之后,她们也收获了互联网给她们带来的热点和流量红利,演电影,出唱片,自己就能坐在宝马里笑呵呵地感谢成就她的网友们。

非诚勿扰玩完了?真正的原因竟然在这里

作为当年火爆一时的相亲节目,现在看来不过是场明码标价的大剧场,台上台下都在心照不宣的出演着自己的角色。

但初代电视相亲节目告诉你:能够触及到灵与肉的真挚爱情是存在过的,就在消费浪潮和互联网生活来临之前。

呼唤自由恋爱的九十年代

1978年的改革春风开始消解大家的婚姻的保守观念,市场经济的活力渐渐让电视普及,文娱节目也开始在八十年代的中国出现。

而最早在1988年播出在山西卫视的《相亲红娘》,被视为反抗包办婚姻文化的先锋,开创了纯服务性质的相亲节目,并喊出了他们的口号:为群众服务!广大老百姓被这档硬核节目带来的“电视相亲”概念所冲击,在当时这种感觉是相当震荡且刺激的。

可惜由于节目运作不成熟、宣发费用紧缺等因素,收视率的低迷导致《相亲红娘》的夭折。不过电视相亲节目的历史车轮仍在滚滚转动。

九十年代初,北京电视台的《今晚我们相识》开播,并迅速成为王牌节目。这是档在短时间内互相检验灵魂相似度和纯度的交友节目。节目的最大亮点之一,是身兼制片人和主持人两大身份于一身的杨光。她的名字和颜值,一时间在北京观众中无人不知。

节目中,八男八女分为两组,通过游戏、问答和才艺展示环节让彼此升温, “先做朋友,再做节目”这样的制片理念贯穿于同时期的各大卫视相亲节目。“单纯”、“真挚”“理想”就是九十年代人的浪漫主义宣言。

《今晚我们相识》本着“为民服务”的态度,“你爱选谁选谁,只要你们互相喜欢”的节目形式,为那个年代注入了自由恋爱和电视娱乐的新鲜,可谓是九十年代的探探,在当时黄金档的播出造成了京城万家空巷的现象,但当时技术的限制使地方卫视只能在本地观看。

这档节目也被西方媒体视为中国改革开放、国人观念更替的代表性事件之一。1992年的北京春节栏目上,上演了由冯小刚操刀、葛优出演的同名小品。

如果说《今晚我们相识》是电视相亲的鼻祖,那二十年前的《玫瑰之约》简直就是千禧年之前大放异彩的潮流小巨星。

1998年湖南国际影视会展中心内,伴随着付笛生和任静演唱的《玫瑰之约》响起,金色大厅里的霓虹灯流光溢彩,大胆的粉红色调勾起了电视机前你的未知懵懂。

在“玫瑰之约”四个字下走出了还未成为资本大拿的主持人冯祺,作为九十年代的金牌王老五,在你爹妈面前提到《玫瑰之约》的时候,新好男人冯祺可能会是你妈心目中想嫁top5。

“结自己的婚,让别人说去吧!”这句主持人冯祺送给所有独身老人的金玉良言,更是自由婚姻的启蒙导师。

在这档节目中设定的是十二位男女嘉宾,通过谈话与娱乐环节,早期的节目形式是抛出话题,男女嘉宾围绕话题侃侃而谈,这样的主题化节目吸引着各大城市的白领丽人和城市酷男,争做在丛林里寻找原生态爱情的小鸟。

爱情沙龙对话的节目形式,造就了不少经典语录。

在一期中面对男嘉宾方山的提问:如果我从北极回来,变成了身上长毛的怪物,你会怎么办?

女嘉宾易佳思索了一会,镇静答道:“我会带这只怪物散步,把它当成宠物。”——成为年度情话冠军。

作为前期毫无宣传的一档相亲节目,《玫瑰之约》的播出就像是一颗扔在电视圈的炸弹,也迅速成为了街头巷尾的热门话题,人们从98法国队夺冠聊到《玫瑰之约》,也从此奠定了芒果台娱乐化方向和长久不衰的收视率霸主地位。

《玫瑰之约》的走红掀起了各大卫视相亲节目的热潮:同时期上海卫视播出的《相约星期六》,成为国民电视婚恋交友类中最为长寿的节目,直至今日还在播出。

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90年代的电视相亲节目的话,那就是: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不以相亲为目的的相亲节目就是在散德行。

而这些相亲节目是真真正正地把嘉宾相亲成功率作为KPI,服务性质的定位让节目动机十分纯粹:上节目就是为了搞对象。

在《玫瑰之约》中就有两百多对嘉宾走上婚姻殿堂,而有二十年历史的《相约星期六》更是有上千对因为节目联姻,生下几百对“相约宝宝”。

然而这种动机纯粹的节目并不是电视相亲的最终形态。2005年左右,各大相亲节目陆续宣告停播,宣告了初代相亲节目“平等选择”、“良心交友”的结束,电视荧幕上单纯的两性关系时代宣告死亡。

海天盛筵式相亲

2005年,受到真人选秀冲击,相亲节目有些玩不下去了, 当时负责选秀节目《绝对唱响》的王培杰团队,杂糅了“秀”和“婚恋”的两个概念,并机智的抓住了社会转型期间微妙变化的两性关系,继而延续了相亲节目的历史进程。

于是在2010年,一档名为《非诚勿扰》的“生活服务类”节目横空出世,彻底撕碎了两个年代爱情观之间的单薄面纱,给我们展现了一道奇特的电视景观。

社交贫瘠、资源匮乏和平等对话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物质条件成为男女婚恋的重要指标。在传统中国婚姻观下“甭管合不合适,嫁了就是好事”这样的压力下,一档如海天盛筵选佳人的节目出现了,光头主持人孟非完美控场能力配合着制作团队生产的爆点,令节目高潮迭起,一次次掀起刷屏话题。

这标志着相亲2.0时代如洪水猛兽般袭来,女性形象也被物化和成为婚姻筹码的指标。

本着“娱乐至死”和物质至上的原则,拜金主义和话题女王应运而生,在2010年《非诚勿扰》中嘉宾马诺一句“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让她从一位十八线车模成为备受争议的话题女王。

凭借出色的话题设置能力,《非诚勿扰》跻身为黄金档收视王牌,其他卫视如法炮制了《百里挑一》《非常完美》《我们约会吧》等节目。

在网红经济到来之际,所谓的“相亲节目”成为小网红贩卖人设和吸引粉丝流量的大舞台。而下面这位化名为Rayleee的神秘光头,让我感叹到现代人情感生活的不易。

在参加《爱情保卫战》时宣称自己离过婚,和现在女友不想结婚引发的矛盾,通过老娘舅的调节和好;

又在不久后播出的《交换空间》中和女友开心地告诉观众领了结婚证,要装修下新房;

但在前段时间的《我们约会吧》中恢复了单身的身份,并且每次的职业也是各不相同。

虽然这是一个提倡自由恋爱的时代,但显然这哥们演得还是有些过火。光头哥窜各大卫视的现身说法告诉了观众:现在的电视节目,本身就是一场秀,何必看得太认真。

荧幕上单纯的两性关系时代宣告死亡。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灵魂

时代变迁,三十年足可以改变一切。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灵魂,当代人的爱情观念中物质条件已成为重要指标,所谓“灵魂交流”更像是荒诞的文学样本和都市传说,在速食爱情面前已经索然无味。

从动机单纯的《玫瑰之约》到被裹挟在互联网经济大潮的《非诚勿扰》,几代相亲节目的兴衰更迭,何尝不是一首爱情价值观的时代变幻史诗。

不可避免地,曾经靠着单车和情书就能收获爱情的理想年代一去不返了,水泄不通的售楼中心和火树银花的CBD才是检验硬核爱情的真场所。(文章来自大风号:X博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