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一本美国小说的第13次改编,《西虹市首富》接地

原标题:一本美国小说的第13次改编,《西虹市首富》接地气吗

根据美国影评人 诺阿·基特尔的说法,电影史上,被翻拍次数最多的一本小说名叫《 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Brewster's Millions)。

1902年初版《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书影

这本于1902年出版的小说,光是在好莱坞,就先后在1914年、1921年、1926年、1945年以及1985年,五次搬上大银幕。英国电影人也分别在1935年和1961年两次将它改编成电影。印度宝莱坞于1954年、1985年(这两次为泰卢固语)、1988年(这次为印地语)以及1997年(这次为泰米尔语),四度拍成电影。此外,2016年,巴西电影人也基于这本小说改编了一部电影。

《西虹市首富》电影海报

在这个可以称为“布鲁斯特电影宇宙”的光影世界里,《西虹市首富》可以视作最新一次翻拍。

或许,国内观众更熟悉的是电影《百万英镑》,而它改编自1893年美国着名小说家马克·吐温所着同名短篇小说。

为何不同时空、不同地域的电影人都如此青睐《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可能就在于原着小说对于人性的考验来得那样的直接。

麦卡奇翁

美国小说家乔治·巴尔·麦卡奇翁(George Barr McCutcheon),在国内名声不彰,我甚至没有查到他的任何一本小说的简体中文版有售。但他却是20世纪初,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文学黄金一代”的代表人物。

如果用一句话概括《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的魅力所在,那便是——有钱就能让人感到快乐吗?

在小说里,一个名叫蒙哥马利·布鲁斯特的蓝领工人子弟,突然有一日从他有钱的爷爷那里得到了一笔100万美元的遗产。随后,蒙哥马利的怪叔叔出现了,对蒙哥马利说,只要他能在一年内花光这100万美元,就能得到叔叔的700万美元遗产。穷人乍富的蒙哥马利发现,要在一年之内败光100万美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小说还给蒙哥马利安排两条感情线,一个是对他暴发户行径嗤之以鼻的前女友,另一个是同情他处境的红颜知己。小说结尾,他爷爷留下的100万美元终于花光了,但他的叔叔却消失了,蒙哥马利问红颜知己,是否愿意嫁给他这样一个穷光蛋。然而,人性的考验又出现了,他的叔叔再次出现,对蒙哥马利说,只要他离开妻子就能得到700万美元……

这样一个反转再反转的戏码,自然最适合搬上舞台,1906年,《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就在百老汇上演了。

一百多年来,大银幕上的布鲁斯特也基本沿袭了这一架构,只是继承的金额越来越高,需要花光的钞票也越来越多,但时限却从原着里的一年改为了30天。

1985年版《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电影海报

需要指出的是,《西虹市首富》并非直接根据小说《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改编而来,而是翻拍自1985年版电影《 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

1985年版《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个改编版本,因为它对于原小说母体进行了结构上的大改造,1988年的印地语电影《财源滚滚来》(Maalamaal)同样也翻拍自该版本。

在1985年版里,主人公蒙蒂·布鲁斯特是美国棒球小联盟的一个投手,他的好哥们斯派克则是同队的捕手。一日,有律师找蒙蒂打假球,但被其拒绝,结果反而通过了人格考验,该律师对蒙蒂说只要其能在30天内花光100万美元,就能继承300万美元的遗产。

1985年版《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电影剧照,图中这句“以上诸人皆不适任”,是对美国选举制度的嘲讽

请注意下述情节,在1985年版里,打棒球不入流的蒙蒂却希望和美国职棒大联盟的老牌强队洋基队打一场比赛。另外一点则是他一掷千金参加纽约州长选举,其竞选口号却是“以上诸人皆不适任”(None of the Above),对美国竞选制度讽刺得淋漓尽致。

1985年版可以视为《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这一故事的第二母体,它赋予了主人公一个个人梦想,同时又将故事延展到社会层面,也就是说,金钱不仅对人性腐蚀,也对社会腐化。

显然,《西虹市首富》的中国化改造里,是非常不容易触及到1985年版的社会层面的,但可以看出来,开心麻花团队想要努力一把。

沈腾饰演王多鱼

一如1985年版,在《西虹市首富》里,沈腾扮演的主角王多鱼是个丙级业余足球队的守门员,当他有钱之后,同样计划着与国内顶级球队恒太队(显然说的是现实中的恒大队)进行一场友谊赛。在这一关于主人公个人梦想的部分,基本都是在“复刻”1985年版,甚至包括了坐直升机出场的方式。

而在拜金带来的社会问题上,《西虹市首富》选择的路径是开发了一个脂肪险,整个西虹市市民都被理赔金额所诱惑,全城疯狂减肥中。

这样的改造算接地气吗?笔者有些不好评价。从实际观影的角度看,这部电影与我此前观看的各部开心麻花电影一样,总感觉有点用力过猛,但却不得不承认,他们每每都能在老套的故事里劈出一条窄窄的新路来。

国内喜剧人很爱编排有关小人物突然得到一笔从天而降的巨款的故事,但做出来的效果大多乏善可陈,比如今年6月上映的电影《猛虫过江》。

来自中国台湾的宋芸桦饰演夏竹

看完这部电影之后,我专门向熟知这部电影内情的人士打听,为何该片不在俄罗斯世界杯比赛期间上映,得到的回答是,当时尚未全部完成后期制作。想来有些可惜,其中大篇幅的足球笑料,倒是与世界杯十分应景。

在电影的宣发稿里,我还注意到了一个词汇,所谓的“西虹市宇宙”,但愿这只是说说而已。本片于我而言,唯一的乐趣就是找找彩蛋,比如冬梅大桥,显然与《夏洛特烦恼》里的马冬梅有关,还比如支票上的金凯瑞签名,想必是在致敬好莱坞一代笑匠。甚至电影中的字幕梗也是可圈可点,上上个周末,我在《邪不压正》里找到的乐趣同样来自字幕。这次《西虹市首富》里,电影同样贡献了把苏妲己翻成“Medusa”(美杜莎),把苏乞儿翻成“梅莉莎”(Melissa)这样的神来之笔。此外,二爷与二奶也算是让观众最后会心的一笑。

然而,从头到尾,我总觉得有点“尬”,那是一种本地化过程里的不适配。直到片尾小夫妻开始算起了养个娃得花多少钱,那一刻才真有一点接地气的喜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