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号一号美军改革的“脉”

原标题:号一号美军改革的“脉”

美军认为,军事改革是进行自我优化的必然形式,也是巩固和扩大军力优势的重要手段。近年来,美军投入大量人财物力,不断推进军事改革,打造具有“全谱优势”的信息化美军,以维护美国的全球霸权。

——军事理论先行。美军注重以军事理论引领军事改革方向,通过军事理论明确未来军事需求,进而调整改革军队规模结构、体制编制、教育训练和武器装备发展,从而解决“建设什么军队、打什么仗”这一根本问题。

战略层面的军事理论,主要体现在由总统、国防部和参联会制定的相关文件中。例如,特朗普政府去年12月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及美国防部今年1月发布的《国防战略报告》,都强调大国之间的战略竞争,提出建设一支强大的美军。可见,美国下一步的军事改革,将一改过去以反恐战争为中心的做法,转而为应对大国竞争做准备。

作战层面的军事理论,由联合作战理论和军种作战理论构成,是美军组织和实施军事行动的基本依据。进入新世纪,美军提出了网络中心战、跨域协同作战、全球公域介入与机动联合等联合作战理论;美陆军提出了全谱作战、统一地面作战等作战理论。这些军事理论成为推动美军改革的思想源泉。

——作战任务牵引。进入21世纪,美军发动了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并参与了利比亚战争、叙利亚战争等。这些战争都成了美军新型作战理论的试验场。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凭借自身优势轻松取胜,但在战后制止冲突、维护稳定中却伤亡惨重。鉴于此,2007年美军提出“混合战争”理论,致力于建设多任务部队,以应对多种安全威胁。

美军还瞄准未来战争,根据其特点规律提出作战理论,明确军事力量运用新方式。例如,美军2000年就颁布《2020联合构想》,对20年后的军事力量进行设计,体现了其军事改革的前瞻性。当前,在特朗普政府“重建美军”方针的指导下,美陆海空各军种得益于巨额国防预算的支持,纷纷提出扩军计划,重点加大对高精尖武器装备的投入,以应对大国之间的高端战争。

——聚焦联合作战。美军联合作战目前主要由军种融合向跨域协同发展。跨域协同是指在不同领域互补性地运用多种能力,从而在多个领域建立优势,获得完成任务所需的行动自由。与过去强调减少军种冲突,理顺战役层面的联合作战指挥关系不同,美军如今要求跨越作战领域、跨越指挥层级、跨越地理辖区、跨越组织隶属关系,编组跨军种一体化部队,建设陆、海、空、天、网、电一体化战场,实施全球一体化作战。

跨域协同除要求加强各军种战役层面的联合外,还特别强调向战术层级延伸。这也就出现了美国陆军士兵需要支援时,立即呼叫空军战机打击的情况。美军顺应部队建设网络化、模块化、一体化的发展趋势,组建了陆军旅级模块化部队、海军远征打击部队和航空航天远征部队。在“全球信息栅格”系统支持下,这一个个基本的模块单位,如同一块块积木,根据不同任务的需要,可以对部队进行灵活的组合、指挥和控制,无缝运用不同领域的作战力量,从而形成全谱作战优势。

——科技创新驱动。美军历来十分重视科技创新对军队建设的促进作用,还专门成立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负责军事高新技术的研发。全球定位系统、隐形战机、电磁炮、激光武器等先进技术或装备,大多由美军率先推出。

21世纪以来,美军研发的一大批信息化武器装备,推动军队体制编制和作战方式等方面发生深刻变革。2014年,为夺取在新一轮大国军事竞争中的绝对优势地位,美军提出“第三次抵消战略”,目的是通过科技创新,在武器装备技术上与潜在对手拉开明显代差,以绝对技术优势压倒作战对象。

——法规制度保障。美国注重以法规制度形式,将改革措施固化下来,形成强制约束。《国家安全法》《国防部改组法》规定了美军领导指挥体制的架构;《空军组织法》《陆军组织法》《海军组织法》等法规则明确了各军种的组成和任务。但凡重大改革举措,都需要通过对这些法律的修订来推动。例如,每个财年的《国防授权法》《国防拨款法》通过对经费预算的硬性控制,明确该年度美军改革建设的主要内容。在作战训练层面,美军主要通过作战条令来规范执行,仅参联会颁布的联合作战条令就有100多部。

——通过实战检验。在伊拉克战争中,美军轻型部队因防护能力弱,常遭到伊拉克反美武装的袭击,人员伤亡惨重。最后,美陆军转变“轻型部队更便于作战”的观念,又重新选择了轻重装备结合的发展道路。

在阿富汗战争中,无人机作战效果很好,但也暴露出其在数量和性能上的一些问题。针对这种情况,美军这些年来高度重视发展无人机系统,其性能持续得到提高。目前美军有1万余架无人机,并计划未来几年将大、中型多功能无人机的数量再增加1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