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六旬老人证明“自己是男的”怎么这么难

原标题:六旬老人证明“自己是男的”怎么这么难

来论

这样的“原则”,看起来机械又滑稽,既是对办事民众的心身折磨,也是对公共资源的极大浪费。

近年来,奇葩证明层出不穷,不奇葩到一定程度,都不好意思称为新闻。

今年年初,退休后去打印退休信息表时,郑州市民田大叔发现,自己在档案中竟然“当”了多年的女性。而为了纠正这个错误,从今年2月起,他多次往返于原单位和省社保局,但至今无果。从冬天到春天再到如今的炎炎夏日,他的办事历程,可谓“寒来暑往”。

据悉,河南省社保局工作人员告知他,企业离退休信息更改窗口只“对公不对私”。也就是说,不接受个人申请办理。当田大叔疑惑:“我本人带着身份证过来,也不能证明我的性别吗?单位的材料为什么就能证明?”该工作人员依然说,“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向上反映,目前我们的办事流程和工作原则就是这样。”

这样的“原则”,看起来机械又滑稽,既是对办事民众的心身折磨,也是对公共资源的极大浪费。而最该坚持的原则——以办事民众为中心,以高效服务为宗旨,却不见了踪影。

既然人家有“原则”,无奈,田大叔只好将情况反馈给了其退休前的供职单位,并提交了信息变更所需的材料。但五个多月过去了,事情却没有任何进展,为领取补助而进行申请的过程,也一直被耽搁。

在常人看来,改正性别,是“看一眼”就可以核实的事,可是到了涉事银行(田大叔供职单位)和社保局那里,却变成了层层“关卡”,无尽的繁琐程序和莫名其妙的原则,以及无休止的等待。让一位六旬老人,奔波在炎热的暑天,简直是“烈日灼心”。

我们通过类似的事情也可以看到,很多奇葩证明都是先要求证明“我是我”,这次田大叔遇到的也不例外。

然而,一个很浅显的道理是,身份证即是一个最直接、最便捷、最可靠的证明,这也是身份证的基本功能之一。在这次事件中,出示身份证也无法证明“我是我”,这无疑是令人震惊和愤怒的。更何况,档案中性别弄错,责任也不在当事人身上,而在于档案登记者。

荒诞的背后,不仅仅是“最多跑一次”的办事理念还没有有效落实,更关键的是,这些机构及其工作人员,还是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没有把自己放在为民众办事的位置上——自我本位意识太重、服务意识匮乏,让相关机构、相关人员把僵化的流程和手续放在首位,而民众的利益则不在其考虑范围。虽然最新消息显示,田大叔的难题已经解决,但这显然需要更多地方基层政府引以为戒。

□与归(媒体人)

更多详细新闻请浏览新京报网 www.bjnews.com.cn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