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小滦河:沙化牧场变身湿地公园

在塞罕坝茂密的森林中,一条水量充沛的河流向西蜿蜒而去,流经风光旖旎的御道口风景区时便折向南行,滋养了坝上近400平方公里的土地。这就是滦河的支流小滦河。

随着第三届河北省旅发大会的开幕,小滦河上的一颗明珠——位于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御道口镇御道口村的小滦河国家湿地公园也揭开了面纱。这座集湿地保护、恢复,科研监测,科普宣教等多重功能于一体的国家湿地公园,将承担起涵养京津冀水源地、阻止浑善达克沙地南移、维护坝上地区生物多样性的光荣任务。

养草蓄水

如今的小滦河国家湿地公园,花草飘香、树木葱茏、水鸟成群,一派生机盎然的美丽景象。然而就在五六年前,因为常年的过度放牧,在截然相反的另一番图景下,这里还是一座无人光顾的沙化牧场。

2013年年底,小滦河国家湿地公园项目被国家林业局批准为国家湿地公园建设试点,开始了蜕变。“原来这里的草场都是老百姓自己经营,为了喂养牲畜随时打草放牧,对草场的破坏很严重。通过土地流转,我们把草场和零星的耕地从老百姓手里租过来,并限定打草的时间为每年立秋以后。我们还在规划区域四周建起围栏,防止牲畜进入。围场在2015年年底已经全面禁牧,我们的举措进一步养护了草场。”围场县林业局湿地保护中心主任崔淑军介绍。

过去,湿地公园所在区域遍布着小滦河的许多细小支流,它们大多互不连通,加上周边土质较差,大量丰沛的水源白白流失。湿地公园启动建设后,围场林业局在区域内展开围堰蓄水,用人工手段把水源保存起来,同时打通各条支流,实现水系的连通。几年下来,不但水体得到了保育,土质也有了持续性的改善,具备了形成湿地的基础条件。

小滦河国家湿地公园项目总投资9000万元,占地3755亩,湿地率74%。作为湿地公园面积虽然不大,但置身其中,一草一木的精致却随时打动着游客。“实际的建设去年启动,历时一年完工,之前三年多都在做养护等基础工作。现在看来这个时间花得值。”围场县林业局局长谭赋说。

鸟翔植茂

小滦河湿地公园内,一种小滦河流域独有的植物与河水相伴相生,它就是河柳。如果说胡杨林是沙漠中的脊梁,绵延的河柳林就是小滦河数百年来河道永固的最大功臣。它的枝叶和须根,还为小滦河里的濒危物种细鳞鲑提供了生存、繁衍的优良环境。

通过湿地公园的净化,小滦河下游的水质已达到可饮用的二类标准。“湿地对水质的净化分为三个层次:土壤、植物根系和植物体内。”崔淑军介绍,以河柳为代表的四百种高等植物,使小滦河湿地公园可以很好地发挥“为北京阻沙源”“为天津涵水源”的功能效益。

湿地公园内四处翱翔栖息的水鸟,不光冲着这里明显改善的生态环境而来,还仰赖于周边居民的精心保护。护林员魏永兵守护御道口村这片草场已经20年了,他救助过多只受伤和体弱的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鸟类大鸨。“有一次,有只大鸨在家里养得久了,我才发现它不会飞了。”老魏给大鸨制定了详细的减肥和训练计划,终于帮助它在第二年候鸟迁徙时重归鸟群。

最近,常年在坝上高寒条件下工作的老魏因为股骨头问题在北京住院治疗,可他仍然惦记着心爱的草场。康复后,他将重新回到御道口,继续担任小滦河国家湿地公园的护林员。

生态第一

小滦河湿地公园是清代木兰围场七十二围之一的库尔奇勒围遗址所在地。在清代木兰秋狝文化中,雄踞坝上的小滦河有着特殊地位。河中的细鳞鲑备受清朝皇帝青睐,河水更是解决了数万秋狝将士和马匹的饮水问题。

时过境迁,湿地公园及其所在的承德“国家一号风景大道”带来的旅游收入又将造福沿岸居民。不过,谭赋表示,为尽可能维持好湿地的生态环境效益,小滦河湿地公园将会是“国家一号风景大道”上与众不同的一个游览项目,“我们将适时出售门票,以此来限制游客数量,减少人为因素给湿地带来的负面影响。”

与此同时,湿地公园的科研监测、科普宣教功能将分别通过一整套完备的体系予以充分发挥。“湿地公园将成为‘保护—利用—提高’湿地资源的示范地,成为中国北方坝上草原湿地生态建设的典范。”谭赋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