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女子通过中介花4万买"高姐"岗位 面试内容是餐

近日,记者接到江西女生小郑的反映,称自己参加了所谓武汉高铁商务vip乘务岗位的招聘,可向合肥东铁旅服人力资源公司交了4万元的高额费用后,却发现自己应聘和培训的内容都是“餐服员”。她感觉自己遭遇了骗局,想退款却遭拒绝。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投诉人和顾老师的微信聊天记录

讲述:花4万“买”高铁乘务岗,中介称“包进”

万女士是小郑的表姐,今年4月,现就职于一家人力资源公司的前同事顾姐告诉她,称可以帮忙给小郑介绍高铁的工作。做一名身着笔挺标致的套装,英姿飒爽的“高姐”,是很多女孩子追求的梦想,姐妹俩听后很是心动。

“她(顾姐)说,高铁上工作很多,问我选哪一个?”万女士告诉记者,在聊天中,顾姐就各个岗位进行了报价:乘务员4万,餐服等2万左右,客运员2.8万。最后,万女士选择了乘务员岗位,并于4月4日将4万元转账到顾姐的账户上。根据顾姐发来的一份协议,其上约定,甲方应确保乙方被该岗位录用,如因甲方原因不能面试上,应全额退款,甲方落款为:合肥东铁旅服人力资源管理有限公司蚌埠分公司(以下简称“合肥东铁旅服”,经营范围包括人才信息、劳务派遣等各类信息咨询)。“顾姐说,我们转了款就视同签了协议。”

接下来几个月,顾姐和合肥东铁旅服果然帮小郑安排了几次面试,但姐妹俩都不是很满意。直到7月底,顾姐给万女士发来一则“武汉高铁vip乘务”的招聘信息,说可以安排高铁商务舱vip专职乘务岗位。“说的特别好听,待遇好,又是商务座,舒服,还说‘包进’,就管一等舱客人”,于是,7月29日,小郑便去了武汉参加面试。

面试内容却是“餐服员”,价格还比别人贵

这次面试让小郑觉得有些不对劲。

首先,面试地点并非招聘消息中所指的武汉铁路局,而是在武汉高铁西广场附近的丽枫酒店6楼进行了面试。

其次,面试官介绍时,说面试的是武汉高铁的一等座餐服员,现场填面试单却是“餐服员”,并非事先说好的商务舱乘务员。

另外,同面试的其他9个女孩中,也存在交钱给中介的情况,但普遍在1.5万元左右,而非小郑的4万。

之后,万女士再次跟顾姐及其公司上级领导邱经理沟通,确认安排的工作究竟是不是之前说好的“商务舱vip乘务员”。得到的说法是:武汉局的一等座和商务座是在一起的,没有纯粹的乘务员,但工作肯定不是推餐车叫卖,而是负责一等座、商务座派发小零食、引导入座等。“邱总还向我们保证,如果安排我妹妹上车后,工作是打扫卫生和送饭,他全额退款。”

“气质不符”而价高,欲退款遭拒

万女士告诉记者,小郑的年龄、身高都符合招聘要求,但合肥东铁旅服称其“气质不符”。

就费用远高于其他人一事,据万女士出示的一份与邱经理的通话录音显示,邱经理解释称,本身小郑不是专业学校毕业的,武汉局的意见是她的气质形象不太符合商务座的标准。另一方面,高铁上乘务费用是比较高的,这在每一个人力资源公司都不一样,他能保证的就是南昌、南宁、福州这些地方可以试水,但不能说包进,但武汉这个地方,“我跟顾老师说的是包进,所以费用也不一样,而且,大家走的渠道不一样,有的人是从学校走的。”在这份录音中,邱经理如是说。

期间,小郑留在武汉接受培训,她发现,培训老师也一直在说“一等座的餐服员”,工作牌上也如此标明,而且,老师还提到了销售任务。这次,她提出了退款,却遭合肥东铁旅服一位李姓负责人的拒绝。

合肥东铁旅服:招的是“乘服员”,帮忙“安排”自然要收费

8月13日下午,记者联系上合肥东铁旅服的邱经理,询问小郑退款一事。

这次,邱经理称,公司受委托招聘的是武汉高铁vip商务接待员,就是专职的“乘服员”,负责检票查票,引导入座,是没有销售的,工作性质可以保证不是餐吧服务员。他声称,面试当天,用人单位的面试官已将以上内容告知小郑,征求过其是否愿意。现在安排上了,面试也过了,培训也去了,还未上车工作,小郑便听信培训老师的说法要退款……

此外,他解释说,胸牌和乘车证是以用人单位,即第三方劳务派遣公司的名义去制作的,第三方公司是武汉铁路局劳务派遣的一家名叫“动高”的餐服保洁公司,培训只是培训服务标准,之后具体去哪个岗位要看用人单位的安排。也就是说,小郑此次的岗位属于劳务派遣,直接跟这家餐服保洁公司签订用工合同,不属于铁路系统。

邱经理称,4万的费用也是一早就协商好的,他帮忙安排了,自然要收取服务费。“安排的如果和我们宣传的、承诺的不一样,我肯定全额退”,他如是说。随后,记者尝试联系该公司另外一位李姓负责人,但电话无人接听。

武汉铁路局:从未授权“合肥东铁旅服”进行招聘

记者从铁路部门业内人士处了解到,高铁“乘务员”和“乘服员”虽然仅是一“字”之差,却根本不是一回事,其不仅在工作职责上有差别,就连服务也有明显的区分,乘务员归铁路客运段管理,一般由铁路部门直招,乘服员一般包括餐服员和保洁员,由于工作技术含量不高,人员需求大,所以可能会通过市场上的职业中介机构招聘,其协议一般跟劳务派遣公司签订。

而且,照邱经理说,给小郑安排的岗位实际上是高铁“乘服员”,但为何顾姐之前告知和报价的都是乘务员?这岂非是“挂羊头卖狗肉”?该公司合作的用人单位是一家餐饮服务公司,其是否又有资质招聘高铁乘务员呢?前后说法不一,像小郑这样的应聘者又该如何维权呢?8月13日下午,记者将此事反映给武汉铁路局。

14日下午,该局党委宣传部书面回复本报记者,称:合肥东铁旅服人力资源公司与武汉局集团公司及下属单位没有任何合作关系,不存在授权该单位招聘任何人员的情况,该公司进行的人员招聘,其全部行为与武汉局集团公司无关,武汉局也并不知情;其相关行为已经严重侵害武汉局集团公司声誉,武汉局集团公司保留对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鉴于合肥东铁旅服人力资源公司所谓招聘已经带有欺诈和欺骗性质,建议受害者向当地劳动人事部门及工商管理部门投诉,或诉诸法律维权。

(原标题:花4万买“高姐”岗位却变“餐服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