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土耳其成美联储紧缩政策首个牺牲品 但不会是最

  随着美联储加息并耗尽全球美元流动性,土耳其和阿根廷最有可能成为最先陷入麻烦的大型新兴经济体。

  土耳其的企业、银行和国家的外币债务已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5%,接近1998年亚洲危机时的危险门槛。该国严重依赖短期美元贷款来填补占GDP6.5%的经常项目赤字。这使它受制于全球信心的变化。

  当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阻止该国央行为稳定里拉而加息,接着又与华盛顿发生致命冲突时,这一天终于来了。

在零利率的太平盛世里,美元融资成本低得惊人。

  在零利率的太平盛世里,美元融资成本低得惊人。

  法国兴业银行(601166,股吧)的贾森·道说:“这让薄弱环节暴露出来,多米诺骨牌开始倒下。”

  国际金融协会认为,土耳其问题只是那些对此产生严重依赖的新兴市场国家长期痛苦的开始,随着龙头关闭,南非、印尼和哥伦比亚将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该协会首席经济学家罗宾·布鲁克斯说:“我们认为这预示着一种更广泛的趋势。我们担忧新兴市场该如何消化全球融资成本上升。”

  布鲁克斯担心的是,作为全球货币基准价格的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今年仅上涨60个基点,就已经导致堪比2013年“缩减恐慌”的新兴市场动荡,而当时的利率冲击要大得多。

  这表明,面对318%的债务/GDP比例——比雷曼危机前夕还高出约40个百分点——世界各国已经变得极其敏感。

  全球正在同步收紧货币政策。鉴于美联储的“潜在通胀指标”已经达到3.33%这一13年来的最高水平,美联储不可能马上回头。

  国际清算银行说,新兴市场的美元债务已经飙升至7.2万亿美元,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数字。

在零利率的太平盛世里,美元融资成本低得惊人。

  现在判断土耳其是煤矿里报警的金丝雀还是只是一个特例——为时过早。但显而易见的是,里拉在过去3个交易日暴跌30%正在造成危害。

  土耳其央行将存款准备金率下调250-400个基点,并为银行开启紧急美元融资渠道,但未能安抚市场。

  投资者担心,如果资金流入完全枯竭或演变成资本外逃,那么土耳其政府根本没有足够的美元来满足该国在今后12个月内2400亿美元外部融资需求中的哪怕一小部分。

  美国市场和货币咨询公司的拉尔斯·克里斯滕森说:“这并不会让欧元崩溃或者使类似危机蔓延至全球。真正的问题在于,任何一个经济严重失衡的新兴市场国家,都可能受到美联储紧缩政策的冲击。这正是1998年发生过的事。一切看起来都非常相似。”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